今天是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歡迎光臨本站 

公司動態

奇石的文人氣質與文人的奇石情結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6-6-29     瀏覽次數:    

  “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將仁人君子的道德修養比之于山水,是中國傳統文人濃重的山水情結的心理根蒂之一。除了比德、景仰、親近山水,古仁人君子還比德于玉,并延伸到天然奇石。

  《呂氏春秋》有“石可破也,不可奪其堅?!钡恼撌?。蘇東坡歌詠靈璧石曰:“我持此石歸,袖中有東海,試觀煙云三峰外,都在靈仙一掌間?!庇纱瞬浑y窺見蘇大學士超然市井鐘情山水的賞石情結。鄭板橋將“萬古不移之石”作為“天地四美”之一。奇石的堅定不移的人文寓意一直為君子所擁愛。

  靈璧石的收藏與鑒賞具有道德、哲理與美學上的諸多奇石之外的社會與人文意蘊,這是諸多文人癡迷于賞石的文化精髓和奇石的精神與文化滋養所在。在儒家思想上,靈璧石之堅貞是德操的象征,“介于石”,“以中正”的石頭,在傳統的“仁者”“智者”那里找到了本質屬性與人文思想的對接?!秴问洗呵铩氛f,“石可磨也而不可奪堅”,凡此種種,都流入靈璧石文化之中,成為靈璧石文化體系的主要構建。

  博大厚重、氣勢磅礴的自然山川歷來是隱逸之士的登臨游曳流連乃至居處的最佳處,挺拔俊逸的嵯峨山石由此常牽引他們的思緒進入想往中的山林妙境,文人雅士們從自然山水情思移情于山水題材的天然奇石景觀,從而對具有山水之象的奇峰異石情有獨鐘,這就積累、提煉、派生出天然奇石中深邃廣博的山水文化與審美標準。

  宋明以降,文人雅士們在清供玩賞的經驗認識中開始巧用天然奇石的天工妙造,取形態小巧而適宜的天然奇石作筆架、鎮紙、硯臺、墨池、扇屏、畫缸等文房之用,其高雅情趣,別有韻味。多情而敏感的南唐后主李煜就是位很有這方面雅趣的文人帝王。玲瓏剔透、秀雅可人的靈璧石用作文房器具,他們游賞把玩于書齋,度步沉思于廳堂,將案頭清供視若自身生命與情操的幻像,他們雅懷高寄,睥睨塵俗,觀潮弄景于尺牘,任浮想在心靈一隅遨游,峰巒迭起、曲折善變、幻化多端的靈璧石,以其天然質樸的稟賦與野趣讓平??梢姷拇善?、玉器、木器之屬弄巧成拙,在善思多情的文人那里,天然奇石中的文房用具因其文化與自然的高度親和實現了內蘊的情趣得到最佳釋放與表達。

  天然奇石的傳統、主流玩賞者---這個讀書以求致仕者的文人群體常常在不同時段擔當著文人墨客的中產階級或勞心者治人的統治階級的雙重角色,這兩種角色還常因政治風云的陰晴多變不停作時空轉換。得意時把酒臨風,“其喜洋洋者也”,失意時抱負盡失,或寵或辱,大喜大悲,緩和心態需要轉移情懷,不同的情緒積累需要適宜地抒發,在詭秘的政治環境與信任往往成為工具的官場環境中,在或者淘汰或者存留的叢林生存經驗中,他們自然而然地選擇了寄情于無言而包容的山水,選擇了寄情于體量雖不夠大而意蘊豐厚的、具有模擬精神價值的山水奇石,他們在對天然奇石的體悟與玩賞中,心思得到凈化,情緒得到抒發,一步步走向與現實真像保持著適度距離的這種另類藝術的審美之中。質樸而具有混沌意象的天然奇石,成為傳統文人們寄情感懷、假以回歸本真的不二信物。他們制造著如緋聞不斷的明星們一樣的賞石逸聞,他們圍繞天然奇石的形色與音韻等特質一代代地構建出饒有趣味的基于東方哲學本體的奇石美學體系。

  蘇軾對張長史“草書必俟醉”的評價透出這種以酒神文化為指歸的性情力量間接闡釋了自由精神的缺失。他說,張長史每寫草書必俟醉,“或以為奇,醒即天真不全。此乃長史未妙,猶有醉醒之辯。逸少何嘗寄于酒乎?”書初無意于佳乃佳。草書雖是積學乃成,然要是出于欲速。

  天然奇石的審美情趣肇始于文人雅士,風行于文人雅士,美與不美、好與不好也常常糾結于文人雅士。一定層面上說,傳統的文人雅士既是天然奇石的學生,也是天然奇石的老師,既是天然奇石的運動員,也是天然奇石的裁判員。嗜石如癡的帝王權貴兼具了權貴與文人雅士的雙重角色,也是文人雅士-----正如一度流行也一直流行的、廣為商人們“被稱謂”的“儒商”---儒且商,喜歡石頭的權貴們,他們權且文。

  經由天然奇石的審美情趣與美學思想這一文化管道的旁系,追本溯源,我們都可以窺見儒道釋多學雜陳的思想痕跡,或有著相似、相通抑或互為借用的千絲萬縷的關系。

  長期的封建統治一直秉承外儒內法、輔之以道釋的政治教化手段,“學而優則仕”的國家取才與個人進步路徑決定了歷代讀書人可能的雙重角色、迥異而迭變的際遇與有此衍生出來的多重信仰。學而不優,孜孜以求?!扒嗲嘧玉?,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雖為布衣,讀書人無論在朝在野都積淀著很深的憂君思想;踏入仕途,官場多險,進退榮辱常在一朝一夕間發生,于是“進亦憂,退亦憂” ,居廟堂則憂其民,處江湖則憂其君,處變則憂讒畏譏,居安則憂危機,寵則憂辱,榮則憂枯,進則憂黜,退則憂戮,戰戰兢兢如履薄冰,讀書人無論學而優否,都難逃日以憂心的內心焦慮及隨波逐流、心靈動蕩不安的境遇。也無論搖身一變而躋身沉浮宦海的得志文人,還是一直在衙門外徘徊的失意文人,無論受寵若驚的寵臣還是被冷落擱置或遭貶黜、回到布衣隊列的讀書人,猶疑、迷茫、失落、驚喜、憂懼、焦慮等悲喜交加都成為成熟心智的必經之路。傳統文人-----這個中國文化傳承群體委婉曲折的心路,道法自然、淺政無為的道家思想規律性地成為這個文化群體心靈失宿者尋覓的精神家園。他們借奇石之美自抒性靈所謂高人曠士“用以寄其閑情,內得心源,興至則神超理得,景物逼肖;興盡則得意忘象,矜慎不傳。亦未嘗以供人耳目之玩,為已稻粱之謀也?!弊匀灰耙?、質樸率真的天然奇石,喚醒了文人們遠游的、疲憊的心靈。這里山高水長,寧靜致遠,這里空谷足音,有飛瀑流泉,這里是心靈自由的空間,這里暫且遠離了塵世間的功利紛擾與是非爭斗,天然奇石以其多變的形態影響著世間萬物的更迭變幻,天然奇石以其靜默的淡然對應著道家的知者不言,天然奇石以其頑愚不屑,冷眼洞察著外面依然喧囂的世界,天然奇石以其率真的天性與天工,無聲地肆意嘲弄著醉心于修治之學、孜孜于窮心弄巧的大拙。追求“全其真”、清靜無為、回歸自然本真的老莊哲學,成為傳統賞石文化的精神基石與核心文化的牽引。

  懸崖峭壁山谷遠山山巒奇峰,大山對人的震撼力,對大希無聲、起伏山巒的崇拜一任思緒飄渺,與山水對話,進入天人合一的大境界?!疤斓厣谧匀?,萬物生于天地”的回歸自然情結。他們在喜怒不可以形于色的生存環境與繃緊的神經,只能流向在內心的癲狂狀態下對山水自由全真狀態的向往里,但放不下的卻是生存所需的功名利祿。他們骨子里一直向往山野文人的自由生命狀態,讓心靈暫且進入一種大希無聲的靜謐,聽她訴說大自然滄桑巨變。任何一方奇石都是一個逾越萬年的故事,都是一個歷盡滄桑與苦難的凝結,經過了無數水的沖刷與火的熔煉,經過了地動山搖的雄壯蛻變與扭曲、交融,她以毋庸置疑的復雜與坎坷經歷默默勸慰你平和面對世事變遷,從容地應對風云變幻,她以千年的凝重讓你暫且放下貪婪與浮躁,回歸純真、安逸與敦樸,她要你暫且放下心智與機變的肆意揮霍,放下交換的思慮、放下機關算盡的疲憊與欣喜或失落,忘卻炎涼,寵辱,得的狂喜與失的沮喪,這個蒼茫大地的精靈既是一位超越了時空局限的智者,又是一位具有大容量與包容性的紅顏知己,你可以放心地與她交心而不必擔心將不可告人的晦暗事物泄露,不足與外人道也的苦衷一一都平坦地交到這里,動蕩需要寧靜,心靈需要自由,煩惱需要釋放,郁積、激變的情緒需要平復。無聲潤澤的天然奇石一直在為人格畸變的專制統治下的文人們不動聲色地療養心靈創傷。經歷了巖漿噴發的熾熱而終要復歸冰冷,這就是奇石與人類共同的命運和歸宿。正如日本的枯山水,我們都委屈蜷縮地生存于狹小隘仄的方寸之間,我們渴望平展暢達,我們需要以渺小猥瑣的生命特征偶爾感受一下物外的浩渺無限。那里縱然殘山剩水,依然風光無限。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0550-4020099

請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站

[向上]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