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2018年8月20日 星期一,歡迎光臨本站 

常見問題

觀賞石的發現與表達

文字:[大][中][小] 手機頁面二維碼 2016-6-29     瀏覽次數:    

  觀賞石是發現的藝術還是表達的藝術,首先,這兩種觀點都認可觀賞石是藝術,但都不是在為藝術一詞下定義,就像革命是歷史的火車頭并不是“革命”一詞的定義。因為,它不符合被定義概念=種差+鄰近屬概念下定義的傳統權威方法。

  遺憾的是自然美是可以被發現的,但藝術美從來是被創造的,我們在觀賞石上發現的是自然美,而不是發現了藝術,因此,觀賞石是某某某藝術的表述是不嚴密的。而觀賞石創作的表達,則是人賦于了觀賞石情感和生命,尤其是小品組合石,使觀賞石可以表達物質以外的意境、情節、故事。

  當然,西方現代藝術理論也已有將現成天然品也可以認作藝術品的觀點,這在以后的文章里另行介紹。

  一、觀賞石的發現和表達的區別

  觀賞石的美是自然美。表達的美是藝術的美,是可以虛構的美,是可以成為藝術品的美。

  觀賞石的美和藝術品的美在其成為美之前,存在的狀態是不同的。藝術作品所表達的美在其成為美之前,是以思維狀況存在于藝術家的大腦構思之中,所以“表達”的藝術品創作者可以稱為藝術家,而觀賞石的自然美在其發現之前是以實物狀態,已經存在于自然界,沒有發現她就沒有以后的美,就具體的一方觀賞石而言,沒有發現她,她依然存在于自然界,但其失去了成為美的載體的機會,失去了成為審美客體的機會。所以觀賞石的發現者只能稱為發現者,當然,發現者經過對觀賞石的創作表達,也可以成為藝術家。她們的區別還在于,藝術品表達的美可以借助虛構的力量(如小品組合石表達的意境)通過創作韻律、色調、線條、布局、造型、情節、故事等形式,來表達美。在藝術作品中,正是這種形式的結構、平衡、秩序、意境、情節感染了我們。而對于觀賞石發現的自然美,我們不能虛構,只能希望得到已經存在的符合自己意想的韻律、平衡、色調、布局等結構形式的觀賞石,給我們帶來美。其實藝術的美并不是真實世界的簡單發現和復印,而是借助創意的虛構力量,而高于生活。

  發現的自然美是真的,但并不是復印的現實才是最美。更高的美不僅要復寫模仿自然,而恰恰要用藝術表達來偏離存在,并尋找這種偏離的程度和恰當的比例。這是美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特性,陸儼少的山水畫與現實山水恰當的偏離,韓敏的仕女圖與現實少女恰當的變形,黃胄的墨驢與現實驢恰當的抽象都使其表現了比真實更高的美。

  有人認為現在自然美和藝術美的界限已非常莫糊,并舉例:許多畫家隨意亂涂,在潛意識下作畫而成的藝術品,已非常接近“天作”。我認為潛意識必競還是人的意識,就是做夢也是現實的另行反映,盡管天作往往超過人作。

  二、觀賞石不僅是發現的藝術,更重要的是表達的藝術

  觀賞石首先是發現,這種發現在發現前已經存在。然后是表達,這種表達在表達前不存在。發現是發現已經存在的東西,而表達則是創造沒有的東西。這在觀賞石小品組合中、沙盤襯板裝置布局的演繹中表現的更為明顯。

  觀賞石的發現與表達,它們的邏輯起點完全不同。

  觀賞石發現的邏輯起點,往往是石頭本身,如:石頭要天然、顏色要漂亮、質地要堅硬、皮殼要完整、外形要有所像等等,是從客觀存在出發。而小品組合表達的邏輯起點,除了上述條件以外,更多的是人們的思維狀態,如:要表現什么,主題是什么、意境如何、情節有無、怎樣布局等等,是從主觀思維出發。

  這兩種賞析的邏輯起點是完全不同的,一個是“以石為本”一個是“以人為本”。

  由于人的藝術干預,使觀賞石成為了有表達有訴求的載體,表達是觀賞石走向藝術品的橋梁。因此,觀賞石首先是發現的藝術,更重要的是表達的藝術。

  特別從小品組合來看,主題、意境與構思先于存在,使得小品組合石在觀賞石成為藝術品的道路上終于破繭而出,在小品組合石中色、質、形、紋,瘦、漏、透、皺,這些原始被發現的元素,已不是最重要的鑒賞目標而立意的高遠、品味的高低、主題的新穎、創作的手法、布局的合理才是表達者最重要的關心。

  與任何藝術品一樣,在此,人的思維表達、創意構思決定了小品組合石的命運,創造了新的藝術價值,使其走向了藝術品的殿堂??梢娪^賞石不僅是發現的藝術,更重要的是表迏的藝術。在小品組合石中創作的意義大于了發現的意義!

  三、發現和表達是兩種不同側重的賞玩方法

  在觀賞石小品組合,沙盤布局上,表達是組合的主要目的和賞玩方法。當然,其組合的元素都是經過發現的過程,但經過組合已經不是原來的意義,創造了新的價值。

  在獨石上,主要的賞玩側重于發現,從發現獨石的存在、形體、紋理、圖案上,得到美的享受和聯想。小品組合是近些年來興起的。但在長期傳統賞玩的過程往往是發現的過程,其間,觀賞石是發現的藝術,理所當然地流行起著。在獨石的賞玩中發現的意義大于了表達的意義。

  這兩種賞玩各有側重,并不完全隔離?,F在所謂的鑒評標準大都針對獨石而言,對小品組合尚無完備的表述。

  這兩種方法賞析的角度也是不同的,“發現”重在天然,一般不必太投入和太刻意地去創新賞石的底座、幾架、道具、配件等等,大多可從傳統底座上改良或參考。

  而“表達”要演繹故事、交待情節、宣染氣氛、和構圖布局。

  因此,除了重在天然外,還要精細地研究底座幾架的創作和配件。因為組合猶如是一局戲的演出,底座幾架猶如舞臺,表演必須在舞臺上,戲越好舞臺越講究,京劇和芭蕾舞很難在草地或土路上表演。當然舞臺不一定非是紅木不可,但恰當的精致、正確的比例、充分的舒展、座與石的呼應是必須的。而這一切都是為主題和意境的表達而服務的。

  我們認為觀賞石從發現到表達,是隨著觀賞石發展趨勢而至的必然。她拓寬了賞玩思路,發揮了人的主動性,創造了新的審美價值,從這個意義上說他比發現更進了一步。但這并不排斥發現在獨石上的重要意義。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頁
在線咨詢
在線客服:
0550-4020099

請掃描二維碼訪問手機站

[向上]
陕西十一选五数据遗漏